热夜

破停车场:

·人物属于Priest,OOC属于我
·没头没尾,用词不讲究,请注意避雷
·很寡,尽力了



点这儿->热夜

连理

给你平凡的一生。

破停车场:

·人物属于Priest,OOC属于我


·2w,原创人物,时间线乱跳


·全是瞎编,有问题随意锤



1.1



“送呈  骆闻舟 费渡  台启”



费渡展开红彤彤的卡片,略微眯眼,一时觉得好玩儿:“一早就知道了还这么讲程序,陶然哥也太客气了。”


“客气?这还简略过了的。”骆闻舟才把卡片扔给费渡,这会儿正弯腰把鞋在架子上罗好...

【虫铁】Coming up roses

奥糍:

啊因为前面两次更新都是在另外一个子博上而且还没取名字这次写完了想要总和起来发到这边,前面看过的朋友们可以直接往下从9开始看但是过了快三个月了可能也没人记得了哈哈哈……


Coming up roses


1.

你知道那种酷孩子,高中在食堂里有固定位置和喝不完的酸奶,抽完前排约翰的内裤边还能理直气壮地坏笑,每天穿过停车场时至少有半打穿着热裤香喷喷的女孩子冲他抛媚眼的那种,普通人撞见一次起码能倒霉半个月,没错。

彼得帕克反正是这么想的。


青年人彼得帕克还会想想,对于他来说比较糟糕的一天是当你活生生给自己跑出一个猫王头还没有赶...

【虫铁】Badass dinner crasher

奥糍:

“报告,有人来我家蹭饭,不要billion。”


彼得就知道这他妈就是个阴谋。

这事儿得从半个月前说起。尽管他还是个处男,可彼得绝对不傻。好吧,他抵抗诱惑的能力可能是比较薄弱。但嘿,那可是斯塔克的派对——看这下还有谁能理直气壮地来对彼得指手画脚。

所以,是的,在反复询问着装要求之后(“真的吗?我可以不穿制服吗?这是个随意的派对?哦好极了,那我需要穿正装吗,不不不,我是说,我可以穿生活大爆炸T恤吗?可以吗?真的可以吗?”),彼得怀揣着对一个被香槟(他就偷喝一点点,没有人会注意到)、泳池和高级刺身填满的纸醉金迷的夜晚的渴望,像颗内膛里装满尖...

苦瓜爱人

喵川:

BSD中原中也中心,一半太中(私心

中原中也到底没能在三十岁的尾巴上完成结婚这件终身大事,联姻对象所在组织在平安夜晚上被人一锅端了个干净,那倒霉姑娘穿着酒红色小礼服,倒也分不清大动脉里汩汩淌出多少血。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中原还在和同样是酒红色的领结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这颜色对他太过喜庆),森鸥外少见的怜悯,他说中也君,b港口出事了你去收拾一下。中原愣一下:那地方划给他们了吧。反应两秒钟后又说,这婚结不了了?森鸥外说是的,你节哀。语气敷衍还打了个哈欠,非常不真诚,末尾困了吧唧地重复:赶快去收拾一下。
中原莫名其妙地感到高兴,他把这没由来的情绪归咎于那个蝴蝶结。这份高兴其实有些幸灾乐祸的味...

飙个车而已嘛。

六维奇点:

“喂!太宰!再快一点!”

  

“已经很快了——小矮人你别乱动,掉下去我可不管你——”

  

“妈的太宰治!你是不是个男人!”

  

太宰治啧了一声,一手扳着方向盘一手死死圈住中原中也的腰——小矮子的腰手感很不错,紧绷的肌肉结实得很,摸一把比摸那些软绵绵的女人的腰感觉要好太多。唯一叫他不满的是,即使维持着这个姿势中原中也也不安分,一直动来动去,在这个本来就狭小的空间真是挤得叫人难受;而且,太宰觉得他要是继续这样动下去,很难说自己会不会有什么不太适合小孩子观看的行为。

 ...

【TSN/ME】《重逢的第101种方式》【完】

望北之川:

马总设想过100种和花朵重逢的方式,但都怂怂的没有实施,直到想到了第101种方法。


*涉及一点NYSM的角色,但仅作背景。

*神助攻达达小天使。


【1】

Mark想过很多和Eduardo重逢的情景。

比如在某个酒会上,他会看到Eduardo像记忆里的那样,穿着合身的高定西装,和各种合作者谈笑风生。

又或者在某个会议上,Mark进场后会看到标有Eduardo Saverin的名牌安静地放置在桌上,就等着名字的主人准点踩着从容的步伐走进来。

又或者在午夜的机场里,他拖着行李,在来来往往的人群对面看到同样经过长时间飞行有点疲惫的...

胆小的米哈伊:

停住那场雨

【龙獒】表里如一(一发完!!

蒙辣丽莎:

学长学弟au!非正剧非现实!!只有傻白甜!!
其实根本无差,如果有獒龙看到了也不要惊慌😂

ooc!!我再说一遍ooc!!要看正剧的!!我真的没有!!

完全架空设定,所以年纪差与现实不符!!

01

张继科自认是个脾气很好的人。

所以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大家老是藏獒藏獒地叫他,他倒是一点也不介意别人用犬类做为他的绰号,但为什么是犬中最凶狠的那种?

Excuse me?为什么会这样?看在拍黄瓜的份上,他都不爱吃肉!

他想不出原因,难道自己不是特别善良温柔的人么?

-----------------

“……”张继科皱着眉看着表情戏谑的丁宁。

“你真的觉得你自己平时看着还挺温和的?”短发的女生扬起眉,

[文野][太中]村口宰师傅给中也纹了朵美丽小红花

病歌.:

下午三点的时候有人敲了门,然后轻手轻脚进来了。我一抬头就看到他站在门口,只穿一件皱巴巴的白衬衫,袖子挽到胳膊肘露出一截白皙手臂,穿着黑色校裤。他的穿法很时髦,把裤腿别起来,露出脚踝,是现在年轻人的潮流。衬衫也是,塞了半团在裤子里,余下耷拉在外的部分很凌乱地遮住皮腰带。他还背了个单肩包,这点过得去,要是背个双肩包那真是很好笑。
看罢就很明白了,这是隔壁学校的不良少年来逃课了。我就摆摆手说去去去,逃课到别地儿,这里空调很贵的,你蹭不起。他听完一动不动,一双蓝眼睛瞪得老大,饱含执念地往我这看,神色有些阴森。他说:不是,我是来做纹身的。
我还是摆摆手,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即便心底对他还稍...

© Sa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