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吁——”沈易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子熹!子熹!”


顾昀拿着千里眼,头也不回地“嗯”了一声,眼睛仍没离开蛮人那一队悄然离开的斥候:“十几大车的紫流金,地上的车辙一掌深,好!好个北八郡校尉,好大的胃口,好大的胆子!”



那是元和三十五年,顾昀接到密旨,前来北疆,寻访流落民间的四皇子下落。


四皇子生母是北蛮人,顾昀从小耳目受损,都是拜蛮毒所赐,整个玄铁三部,没人敢触他的霉头,可皇上他老人家就敢。


元和皇帝的意思很明白,小皇子流落民间多年,一下子让他惊逢剧变,心里一定惶惑不安,叫顾昀护送他这一路,也是结个善缘...

【双黑太中】恋爱需趁早

轩辕氏汤圆:

*给人民的好麻吉的生贺



*优等生(伪)宰x不良少年中



*这个中也是一个宇宙第一直男










太宰治双手揣在兜里,靠着教室门边等着。眼神漫无目的地飘来飘去。时不时教室里有人出来,看见太宰治便和他打个招呼,很熟稔似的。打招呼的内容无一例外,无非都是“你又在等中原中也啊”,太宰治点了点头,一一回了个笑回去。



怕是过了许久,太宰治看了看表,这个点学校大门都要关了,中原中也再怎么勤奋学习,也不至于现在还不出来,更何况中原中也那家伙,本就不是——...


˗ˏˋ 屁屁铁 ˎˊ˗:

眼睛不太舒服所以选了修图量少一点(然而p5p6 do not help at all)且甜到shusi的TWIX太太的虫铁来犒劳周日啦⁽⁽ଘ( ˊᵕˋ )ଓ⁾⁾* 超甜!!!报表可爱!!!!微博负能量被感化啦!!!!!!周日快乐!!!!!!!!!


【TWIX太太是天使】

【天使的推特:@twix208 】

【https://twitter.com/twix208】

【请勿转出微博@钢铁侠至上主义者/Lofter】

【玩微博的朋友如果想要被艾特可以在这条微博底下评论:https://www.weibo.com...

【叶黄】Runnin'

blessssss:

*哨兵向导paro


*一如既往放飞自我的爆字数正剧风(这到底是个什么风格)


@链球菌。 你真正的生贺,接好了,不喜欢也不准打我。



————————————————————————————


“砰——————”


叶修正靠在躺椅上,闭着眼睛打盹,窗外是盛夏的光景,烈日炎炎,蝉鸣和楼下新兵呼喊的口号混在一块,像是打劫走了旁人的动力,让叶修都有些犯困。他正随意地思索着,却突然听到耳畔一声炸响,跟鬼子打进村了似的。


四个人抬着个担架,撞开门,惊乍乍地冲了进来。


热夜

破停车场:

·人物属于Priest,OOC属于我
·没头没尾,用词不讲究,请注意避雷
·很寡,尽力了



点这儿->热夜

连理

给你平凡的一生。

破停车场:

·人物属于Priest,OOC属于我


·2w,原创人物,时间线乱跳


·全是瞎编,有问题随意锤



1.1



“送呈  骆闻舟 费渡  台启”



费渡展开红彤彤的卡片,略微眯眼,一时觉得好玩儿:“一早就知道了还这么讲程序,陶然哥也太客气了。”


“客气?这还简略过了的。”骆闻舟才把卡片扔给费渡,这会儿正弯腰把鞋在架子上罗好...

【虫铁】Coming up roses

奥糍:

啊因为前面两次更新都是在另外一个子博上而且还没取名字这次写完了想要总和起来发到这边,前面看过的朋友们可以直接往下从9开始看但是过了快三个月了可能也没人记得了哈哈哈……


Coming up roses


1.

你知道那种酷孩子,高中在食堂里有固定位置和喝不完的酸奶,抽完前排约翰的内裤边还能理直气壮地坏笑,每天穿过停车场时至少有半打穿着热裤香喷喷的女孩子冲他抛媚眼的那种,普通人撞见一次起码能倒霉半个月,没错。

彼得帕克反正是这么想的。


青年人彼得帕克还会想想,对于他来说比较糟糕的一天是当你活生生给自己跑出一个猫王头还没有赶...

【虫铁】Badass dinner crasher

奥糍:

“报告,有人来我家蹭饭,不要billion。”


彼得就知道这他妈就是个阴谋。

这事儿得从半个月前说起。尽管他还是个处男,可彼得绝对不傻。好吧,他抵抗诱惑的能力可能是比较薄弱。但嘿,那可是斯塔克的派对——看这下还有谁能理直气壮地来对彼得指手画脚。

所以,是的,在反复询问着装要求之后(“真的吗?我可以不穿制服吗?这是个随意的派对?哦好极了,那我需要穿正装吗,不不不,我是说,我可以穿生活大爆炸T恤吗?可以吗?真的可以吗?”),彼得怀揣着对一个被香槟(他就偷喝一点点,没有人会注意到)、泳池和高级刺身填满的纸醉金迷的夜晚的渴望,像颗内膛里装满尖...

苦瓜爱人

喵川:

BSD中原中也中心,一半太中(私心

中原中也到底没能在三十岁的尾巴上完成结婚这件终身大事,联姻对象所在组织在平安夜晚上被人一锅端了个干净,那倒霉姑娘穿着酒红色小礼服,倒也分不清大动脉里汩汩淌出多少血。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中原还在和同样是酒红色的领结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这颜色对他太过喜庆),森鸥外少见的怜悯,他说中也君,b港口出事了你去收拾一下。中原愣一下:那地方划给他们了吧。反应两秒钟后又说,这婚结不了了?森鸥外说是的,你节哀。语气敷衍还打了个哈欠,非常不真诚,末尾困了吧唧地重复:赶快去收拾一下。
中原莫名其妙地感到高兴,他把这没由来的情绪归咎于那个蝴蝶结。这份高兴其实有些幸灾乐祸的味...

飙个车而已嘛。

六维奇点:

“喂!太宰!再快一点!”

  

“已经很快了——小矮人你别乱动,掉下去我可不管你——”

  

“妈的太宰治!你是不是个男人!”

  

太宰治啧了一声,一手扳着方向盘一手死死圈住中原中也的腰——小矮子的腰手感很不错,紧绷的肌肉结实得很,摸一把比摸那些软绵绵的女人的腰感觉要好太多。唯一叫他不满的是,即使维持着这个姿势中原中也也不安分,一直动来动去,在这个本来就狭小的空间真是挤得叫人难受;而且,太宰觉得他要是继续这样动下去,很难说自己会不会有什么不太适合小孩子观看的行为。

 ...

© Salt | Powered by LOFTER